2006年秋 知名時尚會場內,正舉行年度盛大的藝術品拍賣會。任職知名畫廊經理的林美鳳陳美鳳飾)亦在其中,且標得數樣價值不斐的藝術品。當今日最後一件競標品小心翼翼被搬上展示台時,那是一幅1946年,由醫生畫家許子文倪齊民飾)所畫的人物油畫,名為「一生只愛妳」。在覆蓋油畫的紅布掀開瞬間,現場一片嘩然,眾人目光如箭般射向林美鳳。因為,畫中清新脫俗的女子竟與她長的一模一樣,彷彿孿生姊妹,亦或者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一幅一九四六年便已完成的畫作,在2006年重現,1946,2006這其中的差距,不僅是60年之遙,而是橫跨兩個世紀,兩個不同的時代。林美鳳在好奇心牽引下,積極展開此謎團解密,此時,一位老者給了她一個信,看似平淡的信封裡頭,有一個地址,一個通往命運之門的鑰匙,一段跨越前世、今生的愛情故事就此暈染蔓延開來...

一九四五年,春。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軍節節敗退,美軍戰機持續對日本殖民的台灣進行大規模轟炸。
午後,空襲警報大作,街上百姓倉皇奔跑,國民學校代課老師洪玉瑛葉歡飾演)帶領孩童們躲避空襲途中,為救孩童而不慎落水,恐有滅頂之虞,孩童們在河堤上驚慌大喊救命,白俊英施易男飾)見狀下水救起玉瑛並指示孩童們跟他一同到橋下躲避空襲。玉瑛與俊英因這場轟炸而邂逅,流露欣賞對方的眼神。

驚險一夜過去,空襲警報解除,俊英向玉瑛提出下月此時此刻二人在橋上重聚,玉瑛欣然答應。二人依依不捨離去後,俊英想起尚未請問芳名,轉身欲呼喊,卻見兩名巡查(警察)正朝俊英方向前來,俊英見狀拔腿逃跑,此時巡查亦發現俊英,立即吹哨追捕!...

俊英前往投靠大姐白春荷(陳美鳳飾),春荷見久未謀面的弟弟高興外出買菜,途中遇見經常糾纏她的巡查補吳正德楊仲恩飾)告知春荷,俊英是當今政府通緝的思想犯,春荷震驚之虞為不讓正德發現此刻俊英就在家中,強裝鎮定離開。

春荷回家後急找俊英問清楚,原來擔任記者的俊英先前在報紙上發表一篇日軍在各地節節敗退的消息,導致當今政府以思想重犯要緝捕俊英!春荷知事情嚴重性,要俊英趕緊到南部躲藏一陣子,但俊英卻告訴大姐,在一次空襲偶然與一名女子(玉瑛)邂逅,雖然不知芳名,但雙方已約定一個月後再次見面,俊英堅持赴約之後再到南部,春荷見俊英心意已決,無奈嘆氣。

張宏彬崔浩然飾)是春荷青梅竹馬長大的好友,得知春荷的公公李昌化絕情的驅趕春荷欲收回春荷所住的房子和文具百貨行,宏彬上門關切,並婉轉說出對春荷的愛意,望春荷接納他的感情;未料,宏彬的真情告白非但沒有換得春荷的善意回應,反遭春荷責怪,堅稱自己身為李家人,死為李家鬼,李家可對他不義,他不可對李家不仁。

宏彬示愛雖遭春荷拒絕,仍無怨無悔的照顧春荷和幼女李月華傅珮慈飾)。

另一方面,玉瑛不顧叔嬸反對,滿心歡喜前往石橋與俊英赴約。但玉瑛左等右等仍不見俊英蹤影,卻來了另一個人,他是與玉瑛早已有婚約的王仁傑(黃膺勳飾),玉瑛認定俊英失約,失望悲傷和仁傑離開。

豈料,俊英赴約途中不幸遭到正德逮捕並對他刑求,眾人四處尋求幫忙解救均徒勞無功。最後,春荷終於順利把俊英解救出來。

玉瑛得知俊英被釋放後終於鬆口氣,並對仁傑極力幫忙更是感激,玉瑛終於體認今生與俊英無緣,來到石橋下,將紙鶴放水流,俊英亦趕到石橋,看到擱淺在河岸邊的紙鶴,撿起紙鶴打開,紙鶴上竟寫著「相見不如懷念」。

俊英黯然神傷回家,春荷卻已帶著月華不告而別,俊英一天之間痛失親情與愛情,悲痛欲絕。

婚禮當天,玉瑛挽著仁傑登上禮車,無意間撇見俊英失神的站在不遠處,玉瑛內心波濤洶湧,但玉瑛終究壓抑住對俊英的愛戀和不捨。禮車緩緩開動,淚流滿面的玉瑛把扇子往車外拋去,扇子落地散開來。玉瑛、俊英這對戀人也注定散了!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無條件投降,台灣光復。台北城內人們逐漸擺脫戰爭的陰霾,人民經濟狀況逐漸好轉。不告而別的白春荷竟然搖身一變成為地方望族許大川(林照雄飾)經營的「銀座大酒家」內頭牌歌女「白玫瑰」,歌藝超群,名號響遍台北城。


仁傑和正德官商勾結,大發國難財,政商關係已逐漸超過憑藉日本勢力起家的許大川。加上許家大少許子文與建設局局長吳正德均喜歡上春荷,春荷又如何會捲入許、王兩家的商場勢力內鬥紛爭? 嫁入王家的玉瑛仍極力經營教育事業,甚至開辦讀書班免費教導貧窮孩童,「國民日報」派員前往採訪玉瑛,沒想到這名記者白昭明竟然就是當年的俊英,昭明和玉瑛戰後重逢卻人事已非,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會如何發展?

兩女四男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情悲歌。
前世,他們因緣而生,今生,他們因緣重聚,
終於明白,原來生命有因有果,生生世世的歷程都是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