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8/25 17:16 楚君齊

[揮劍問情]

  如風踏著輕快的步伐,一路來到了山下。她望向四處,看到前面正好有一座茶棚,她立刻上前走去。

  「姑娘,要喝茶是嗎?請這邊坐。」茶棚內的老闆面露笑容的招她入坐。「老闆,請問從這裡到京城還需要多久的路程?。」她叫住老闆。「大概還要三天的路程。」老闆親切的回答。「哦,謝謝。」還要三天?她沉思一會兒,隨手拿起茶杯正要飲下,卻不經意地聽到隔壁桌傳來吵雜的議論聲。

  「大家別吵,聽我說,想不想知道十六年前的失傳的御天劍譜究竟被藏到哪去了?」坐在最中間的似乎是領導者,他一出聲,所有人的目光便集中在他身上。御天劍譜?如風頓時瞪大雙眸。這群人怎麼會知道御天劍譜的事?她豎起耳朵,仔細的聽他們繼續說下去。「老大,真的還假的?你怎麼知道御天劍譜現在在哪堙H對啊,對啊.....」有些人七嘴八舌起來。 「小聲點,你們這麼大聲要讓人知道啊,笨蛋!這可是個秘密。」他以眼神示意他們閉嘴,安靜的聽他說完。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御天劍譜的下落?」突地,一位蒙面的黑衣人佇立在他們面前。 「你這傢伙,居然偷聽我們說話,不要命啦!」坐在外圍的人不客氣的持劍朝他砍去。還來不及看清黑衣人何時出招,那人已倒地呻吟。「大膽,你是什麼人,竟敢出手傷我們崆峒派的人?」全部人詫異的看著黑衣人,大聲的怒罵。「你們不需要知道。只需要告訴我御天劍譜在哪奡N行了。」黑衣人冷冷地出口。「那就看你有沒有命知道了,兄弟們上。」崆峒派的人將他團團圍住,亮出兵器。他毫不在乎的抽出長劍,只見劍影飛快的閃動,不到幾秒的功夫,崆峒派的人已全部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好快的速度,他到底是什麼人?如風充滿疑問的盯著這名黑衣人。 「說,御天劍譜究竟在哪堙H」黑衣人將長劍指向倒地的其中一人。「俠士饒命啊,手下留情。」那人嚇得發抖。「還不快說?」黑衣人漠視他的害怕,更將劍尖筆直的指向他。「我說..我說,在...在洛焰山莊裡。」他顫聲回答。「你敢有半句虛假,小心你的命。」 黑衣人俐落的收起長劍,走出茶棚。如風見狀,急忙起身,悄悄地跟在黑衣人的身後。

  走了大約半里程,黑衣人停下腳步,依舊冰冷的開口「你到底要跟蹤到什麼時候?」早料到他會發現,如風翻翻白眼,乾脆的從樹叢中走出來。「你跟蹤我是什麼目地?難道你也想搶御天劍譜嗎?」黑衣人直視著如風。「我並沒有惡意,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什麼人。」好可怕的眼神。即使他蒙著面,如風依然感覺的到從面罩下射出的寒光。

 

98/09/13 22:32 楚君齊

[揮劍問情]第二章~

「看來,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黑衣人又再度取出長劍。
 「等等,你先聽我說....」如風還未說完,他已舉劍朝她劈過來。如風提起劍身阻擋,閃躲他的攻擊。這個人怎麼完全不聽人解釋啊!迫於無柰,如風只好抽劍擺出招式。兩人飛身躍起,持劍向對方撲去。剎那間,兩道劍氣極速衝撞,如風與黑衣人同時被反彈的力量撞擊倒地。
「無塵劍法?你是仙劍派的弟子?」黑衣人用劍尖支撐起身子。
「你.....」他竟然也是仙劍派的?如風扶著身子,靠向樹幹。
「在茶棚時你大概就看出我的身份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刻意隱瞞。」黑衣人當場掀下面罩。
「我只是懷疑,跟蹤你是想確定。為什麼你要打傷崆峒派的人?」清秀的面容很難令如風相信,她就是那位黑衣人。
「與你無關。」她冷漠的回答。
如風若有所思地注視著她,「當然跟我有關。你之所以會打傷崆峒派的人,想必是為了御天劍譜。雖然事情的來龍去脈,我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跟你一樣,都是來找御天劍譜。」
她冷哼一聲,眼神稅利的看向如風「你想要我跟你合作?你認為,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相信我也好,不相信我也好。我說過了,我並沒有惡意的。」如風清澈的雙眼充滿了誠懇。
 她看著如風的表情沉默住了。過了一會兒,她才緩緩的開口,「我可以相信你。」她相信我?如風不敢置信的深吸口氣。雖然她的臉上還是沒有任何變化,但她能感覺到她不個難相處的人。
「別那麼驚訝。我這麼說,不代表我把你當做朋友看。只是我認為你說的話,不像是在騙人。」她低下頭,用輕輕的口氣說著。
 如風對她露出笑容,「謝謝,能聽到你這麼說,我真的覺得很高興。」
「我叫楚如風,你呢?」
  「君莫憐。」兩人同時握住對方的手。就在這個時候,前面不遠處傳來喧鬧聲。
「你快走。」君莫憐擋在如風身前。
「莫憐,發生什麼事了?」如風摸不著頭緒。
「想走到哪啊?」她們前方已擁進了一群人。  
  「丫頭,你想到哪去?我們的帳也應該好好的算算。」崆峒派掌門人宋世景橫在面前,神情銳利的瞪視著君莫憐。
「該算帳的人應該是我才對。有本事的話儘量放馬過來。」她眼神霎時變得陰冷。
「口氣倒是不小。你打傷我門下弟子的這筆帳該怎麼算吶?」他率領崆峒派的弟子將她們兩人團團圍住。

 

98/10/18 22:24 楚君齊

[揮劍問情]~3

「少廢話,自己的弟子學藝不精,怪就怪在你這個師父教導無方。他們那點雕蟲小技跟本就微不足道。」她輕蔑的表示。
  「臭丫頭,你.....」宋世景氣得說不出話。
  「哼,想拿御天劍譜你簡直妄想。」君莫憐完全不把他看在眼堙C
  「給我抓起來!」崆峒派的人紛紛亮出兵器。
  「莫憐,崆峒派的人為什麼要抓你?」兩人被圍在中間,動彈不得。
  「這件事你先別管,我引開他們注意,趁著機會,你趕快走。」
  「我怎麼能丟下你,自己逃走呢?」
  「他們的目標是我,不關你的事。總之,你快走。」她催促著如風離開。
  「想走?哪有這麼容易?臭丫頭,你也太小看我們崆峒派了。圍住她們,一個都不許溜了。」
  「宋世景,你少自不量力了。你以為就憑你這些人,也想困住我?」君莫憐面無表情的冷笑。
  「哼!臭丫頭,你能跟我用這種口氣說話,也只有今天了。你身旁的那位姑娘想必也是仙劍派的吧?」宋世景向身旁的人暗使眼色。
  「小心!」如風驚覺有異,奮不顧身的推開莫憐,一枚飛鏢直挺的貫穿她的右手臂。
  「如風!」君莫憐當場變了臉色。她立即查覺如風手臂上的傷口滲出黑血,當機立斷的封住她手上的穴道。
  「你這麼做頂多只能維持1個小時。1個小時過後,她若沒解藥,馬上就會毒氣攻心而亡。」
  「宋世景,你好卑鄙。」莫憐咬牙切齒迸出話來。
  「你要是願意配合我,我自然會把解藥雙手奉上。」他開出條件。
  「你想威脅我?」
  「那就看你願不願意了,畢竟那位姑娘的命,可是由你決定的。」他得意揚起長眉。
  如風臉色蒼白的拉著君莫憐。她心知肚明,這位崆峒派的掌門人一定是要向她們追問御天劍譜的下落。「莫憐...不行,你絕對不能告訴他們....」
  「怎麼樣?考慮的如何?我是等的了,但這位姑娘可是會耐不住的。」宋世景注意著她的反應。
  「我想私底下跟她說話。」她平靜的沒有任何變化。
  「可以。你給別我耍花樣。」宋世景命人退開至一旁。他拈拈鬍子,懷疑的君莫憐的舉動。他太了解了,這丫頭心機深沈,她不可能這麼輕易會答應,哼,她不是個省油的燈,但他宋世景可也不是好惹的。